桐言言言言

【恩奇都幕间剧情全台词翻译】

山风一样自由:


这个是从头到尾的完整版,把上中下篇合在一起了,方便大家阅读~


以及我吹爆成田恩,成田描写的小恩实在太可爱了。。


艾特我亲爱的小伙伴 @BINDER


 


【由神创造,由人织就,归还于土  I】


 


???(芬巴巴):
。。。吶


            。。。吶


要走了吗?


要消失了吗?要死去了吗?


那么,再见了。


我,下次再见的话就不是我了。


真好啊,真羡慕啊。


因为要是你的话,肯定什么变化都没有。


因为不会被任何人伤害,不会被任何人破坏。


你一直,都是你本来的样子。


即使是被神所杀,即使是被人们所喜爱,即使是自己将自己破坏,即使是归还为单纯的土块。


从这片森林,从这个世界,只要人们和大地不消失——


马修:辈。。前辈。。


       请醒过来,前辈


咕哒子:早上好,马修


马修:太好了,看起来没事呢


您从做梦状态中醒过来了,早上好呀


我只是稍微有点困惑,是不是前辈的意识又飞到哪里去了


如果你还有点困的话,请跟我一起去食堂喝咖啡吧!


最近从外部运来了新物资,可能也有美味的咖啡呢。


(依次闪过恩奇都,莫里亚蒂,童谣,梅菲斯特)


咕哒子:。。。。。。。


莫里亚蒂:kukuku,真不好意思啊诸君,我可是JACK牌,有四张


童谣:啊,真棒,集齐了,我是四张皇后的卡哦!


恩奇都:表示王的牌。。。KING有四张呢。这个可以认为是起到了four cards的作用吗?


莫里亚蒂:...等等。你们,没作弊吧?真的吗?动了卡的只有我?


梅菲斯特:哦呀哦呀哦呀?似乎只有我被排除在外的样子?


不不,无法跟上4与死的重奏真是极度遗憾,不是吗?


正如你们看到的一样,我集齐了5枚小丑(JOKER)牌。真是输给了用堂堂正正的手段胜负的时代!


恩奇都:原来如此,这种事也是会有的啊...


莫里亚蒂:没有!JOKER5张的话,甚至都不能说是作弊!


         M君(梅菲)的犯罪真的是刹那间的啊!一边明白3秒就暴露,一边还故意这样做真是令人困扰。


梅菲斯特:嗨呀!收到赞美真是令我极度惶恐又极度喜悦!


       作为回报我要不要把时钟当礼物送给你啊?


莫里亚蒂:不需要!为了把作弊蒙混过去而爆发出来的这么多漏洞,我是绝对不会放进我导出的算式里的。


咕哒子:什么啊,这个少见的组合....?


马修:确实,很少见的组合呢...教授又在计划着干什么吗?


莫里亚蒂:哦呀哦呀,不管怎样都是我的错呢,小姐。


不,我不是要非难你哦。倒不如说是开心。因为对我与恶事有关的怀疑几乎可以等同是对我这一存在的信赖呢!


马修:怎么办呢,前辈。留在这个地方稍微有种危险的感觉。。。


虽然不过是我的经验谈。。。总有会有麻烦的预感。。


恩奇都:啊,如果你有微妙的疑虑的话,真是抱歉了。把他们聚集在这里的是我呢。


马修:是恩奇都先生吗?(吃惊的表情)


恩奇都:看起来很意外呢。


马修:啊,不是。。真对不起。童谣也就罢了,恩奇都先生会邀请另外两个人稍稍有些意外。。。


莫里亚蒂:在你们看来我跟梅菲斯特君是同样的范畴吗?跟年长无关,我要嚎哭的话也是没关系的吧?


梅菲斯特:我来允许你!来吧请盛大的哭泣吧!


因为我已经做好了笑到肚子痛倒地而亡的准备了哦。


莫里亚蒂:让我把你的内脏就那样拧碎吧!话题一直没有进展,快点说明清楚吧恩奇都小姐(先生)。


恩奇都:也是呢。梅菲斯特君的语言是很独特且有趣的,但是确实系统的运转很辛苦...


事实上,我从被召唤到迦勒底以来,就对他们有兴趣。想要有一次像这样跟他们说说话。也有其他一些感兴趣的人,不过今天似乎刚好他们三人有空闲呢。


马修:兴趣。。吗。


恩奇都:很意外吗?


马修:不知为何,总感觉恩奇都先生是喜欢孤独的人。


恩奇都:是呢。我也并不讨厌孤独。但是,在系统的终局我都拘于孤独的话,在这里被再构建的意义也就没有了吧。


为了让我这个系统能最大限度的适应这里,有时也有必要积极地与他人联络。


马修:为了让系统能最大限度的适应这里。。吗


恩奇都:是啊,我是理应像那样在这里被构建的。这个,也可以说是我出生的意义本身了吧。


咕哒子:这,怎么回事.....


(闪警报灯)


马修:!?master!来自管制室的紧急联络!


达芬奇:呀,在你要去吃饭的时候真是抱歉了。事实上,已经修复完成的特异点的一部分,出现了稍微有些奇妙的反应。嗯?莫非恩奇都君也在一起?


那真是刚刚好。能稍微一起来一下吗?


(管制室)
达芬奇:那么。以这种形式将恩奇都君叫来还是第一次吧?


恩奇都:没事。把我叫来的话。。。也就是说,那种事情吧。


达芬奇:嗯,就是那回事。读了空气。。。不,你对状况把握得很准确,这是好器械的证明。出现奇妙反应的是古代巴比伦,乌鲁克的东部。


有女神伊斯塔尔的神殿所在的艾比芙山不是吗?在那里的山谷间有绵延的森林,就是那一片。


恩奇都:。。。。。


马修:恩奇都先生?


恩奇都:嗯?怎么了?


马修:啊,不。。。怎么了吗?刚刚的表情很可怕。。。


恩奇都:啊啊,很抱歉。因为听到了像让系统故障的bug一样,应该优先排除的词汇呢。


达芬奇:嗯,是这样。不管怎么说在神话中说起恩奇都的话——啊啊不行,还是不要说多余的话了。
反应是现在从未有过的奇妙的模式。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无法确定精确的位置。因此,想请有着气息感知技能,并且对地形很熟悉的恩奇都君来带路。可以吗?


咕哒子:那可真是太可靠了!


恩奇都:谢谢,虽然我不知道能不能帮上忙,你就按你想的那样使用我来打倒敌人吧。
那么,既然定下来了就出发吧。如果系统中出现了扭曲,还是尽早修正比较好。


达芬奇:啊,那么,咕哒子,做好觉悟了吗?


咕哒子:完全没问题!


(降落巴比伦的杉之森)


马修:转移完成。这次平安的转移到地表上了。前辈,恩奇都先生,没事吧?


恩奇都:啊,没事。


       。。。。感受到了令人怀念的空气。天空的颜色也和那时一样。


梅菲斯特:嗯嗯,master也感慨很深的眺望着天空,莫非是在期待着来自上空的自由落地吗?


马修:!?梅,菲斯特先生?


莫里亚蒂:哼,来自上空的坠落吗?这里果然还是应该看看奇怪的胡子大叔发挥本领的场面啊!(这里大概是neta著名的莱辛巴赫瀑布坠落吧)


童谣:从上空坠落的物语中,被谁帮助是很重要的。master,这里要慎重的选择。


梅菲斯特:哼哼。请安心吧马修小姑娘?master像这样没受伤的转移过来了。要说有什么问题的话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们也一起同行了!


马修:连教授和童谣你们也。。为什么在这里?


莫里亚蒂:因为已经看过很多次这个系统了。利用空隙的话,三人左右的密切航行什么的还是可以的。


达芬奇:这也是一个问题,但是我认为马修现在想问的是,为什么你们也跟着一起来了这件事?


莫里亚蒂:什么,很简单啊。我也对恩奇都小姐(先生)聚集起这群人的意图感兴趣。当然,对恩奇都小姐(先生)本身也是。这是仅仅在桌上玩扑克牌所无法明白的事情。啊,虽然因为我是天才所以已经明白了哦?
        但是,如果能完成恩奇都小姐(先生)的愿望的话,像这样一同冒险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咕哒子:原来如此,有一定道理。


马修:前辈,小心不要被他套进去了。教授是为了让一个道理说通而乱来的人。。。


恩奇都:这。。似乎会成为相当热闹的旅行啊。因为我原来基本都是二人旅行,感觉很新鲜。


童谣:据说巴比伦是物语初生的地方!能够和以这个国家为背景,在物语中出场的英雄本人一起旅行,真是很有乐趣呢!


梅菲斯特:哦呀哦呀?大家看起来兴致都很高啊。是因为俗话说出门靠朋友,世界会哭嚎吗?(原文是旅は道連れ、世は情け,意思是出门靠朋友,处事靠人情,梅菲斯特这里恶搞了俗语)虽然力量微小,也请让我一起往冥土之旅的里程碑那里同行吧!


莫里亚蒂:真是的,搭上这种同伴,吉兆和凶兆都是一纸之隔。嘛,快点来找这个特异点的扭曲点什么的吧。


达芬奇:虽然这个森林的深处确实漂浮着气息,但是要一点点找还是很麻烦的。恩奇都君,以你气息感知的力量,有没有感到什么?


恩奇都:……奇妙的感觉呢.森林的全部……不……这是……!
       ……看起来,我被反过来探知了呢。这……我的气息把它们引过来了吗?


达芬奇:你在说什么?这里的测量什么都.....
不,等等。这里也出现反应了。不愧是恩奇都君的索敌技能,真优秀呢。
但是,这……难道是!?


马修:什,什么……为什么“他们”会……


莫里亚蒂:有种不好的预感呢。似乎来了什么不应存在的东西。


马修:4点方向过来了!请警戒,前辈!


拉芙姆:——————————


咕哒子:为什么!?


达芬奇:不可能!拉芙姆应该在打倒提马亚特的时候,与黑海共同消灭了才对!


梅菲斯特:哦呀哦呀,本应已死的存在就在眼前!真是奇妙!简直就像涌现在迦勒底的我们一样!也就是说,他们对谁而言也是英雄?是应该被我们修正的特异点的扭曲?


拉芙姆:(找到了,找到了啊,肮脏的土块。毁坏他的血肉,这样的话锁就会毁坏,我们就能让母亲获得解放!)


马修:森林的深处拉芙姆的反应出现了更多!正在包围恩奇都先生!


咕哒子:小心!


恩奇都:是吗。。。他们,是这回事啊。


对不起,你们的焦躁和理想,我可以理解。


但是,我不能在这里让系统停止。你们能不能理解我呢?


拉芙姆:(杀了他,撕碎他,吃尽他!那个锁!污秽的锁!把他折磨致死,把他粉碎!)


恩奇都:我明白了。你们的杀意,我以正当之物予以接受。因此,我这边也会以相应的敌意回应你们。


马修:拉芙姆活动起来了!前辈!小心!


(对战拉芙姆)


马修:这里出现的拉芙姆的反应全部消失了。之前不断接近的拉芙姆似乎也向森林深处撤退了。


莫里亚蒂:真是的,那个外貌真是让人心生厌恶。常人看了即使发狂也不足为怪。


童谣:与Japperwocky稍稍不同。。。。是什么物语里的怪物呢。。


梅菲斯特:哦?在我看来,那个怪物与恩奇都先生相似,是不是我需要一副眼镜?


恩奇都:。。。。。


达芬奇:嗯,看起来,之前的扭曲反应似乎它们不是主要原因呢。
战斗中我探查了森林的反应,非要说的话似乎是那个扭曲点制造出了它们。虽然不想考虑。。但是可以被称为提马亚特的残渣的东西可能留存在森林之中。


马修:什么?就是说,提马亚特神可能再临吗?


达芬奇:不,这个可能性是没有的吧。事实上,虽然只有一点,但反应正在变薄弱。就这样放任不管,随着人理修复的过程,自然消灭的可能性也很大。
只是。。。。


莫里亚蒂:如果我是魔神柱的残党和怀有恶意的存在的话,我会很高兴的再次利用这个东西呢。作为捡来的东西可谓是上品了。


达芬奇:嘛,就是这么一回事。


咕哒子:请把愚者之锁作为加班费!


达芬奇:不不,有储蓄的话都用出去吧。倒不如说想转转一些地方,给迦勒底添些供给呢。


恩奇都:。。。。(如果说有连我都无法察知精确位置的理由的话。。。果然。。。是那回事吗?可能到了统合系统的时间了。。。没想到,在成为英灵后还会迎来系统升级)


马修:怎么了吗,恩奇都先生?


恩奇都:没事。。只是回想起了以前的旅行,稍微有些怀念。我期待着与你的旅行也能像和“他”一起走过的路一样,充满有趣的事情呢,master。或者期待着你,会成为像“他”一样的英雄。。


(第一部分完)


——————————


恩奇都:啊,令人怀念的空气。风也好,土也好,无论什么都是以前的样子。
这里的魔力浓度,如果没有来自迦勒底的支持的话,master的时代的人类是无法经受的吧。虽然想就这样漫步直到世界尽头,但这不是我现在被赋予的任务。


达芬奇:确实,如果你漫步到这个特异点的尽头的话,会有很多事情变得很麻烦。大地可能会为了你而在特异点中生出新的土地。


恩奇都:哈哈,这真是高估我了。让世界臣服对于我这样的人偶来说,是不可能的。即使是众神,在开拓星球上都已经精疲力尽了。要说能让大地臣服的人的话,大概只有星星中诞生的真正的王了吧。


莫里亚蒂:绕着圈子夸自己的朋友就差不多到这适可而止吧。总之现在,找找不正规的新人类和他的头儿吧。你那稀有的气息感知能力无法发挥的话,看来只能在森林里一点点找了。你们不觉得要找遍足有一个小王国那么大的森林,对年长者来说稍稍有些辛苦吗?


梅菲斯特:哈哈。年长老头,有简单的解决方法哦?把森林全部烧光的话,视野变好就万事都解决了!


莫里亚蒂:先不说年长的话题了。真不想你在后面再加上“老头”。每次被这么叫都觉得灵基似乎会老化。


童谣:烧掉森林什么的太野蛮了!我们叫出Bunyan,和平的开拓吧!


恩奇都:好啊。我也想见一次Paul Bunyan。不管怎么说,本来的话肯定是无法成立的灵基构成。不过想在梦醒之前,听听他的意志(想法)。


马修:那,那个。。。先不说Bunyan的性格,一旦开始采伐的话,后续的收拾会不会跟不上呢。。。话说回来,恩奇都先生对于开拓森林,燃烧森林什么的自身没有什么避讳的感觉呢?


咕哒子:我觉得他是很珍惜自然的那种类型。


恩奇都:当然,我非常喜欢自然,也觉得他们很宝贵。
但是,对我而言城镇的开发和海底资源的采掘等,也是人类这种生物经营的自然的一部分。虽然我看见了人类进行会导致自身灭亡的过度开拓时,会姑且忠告一声。


莫里亚蒂:虽说如此,地毯式搜索在优雅上稍有欠缺。现在真想要一些能导出新算式的符号。


梅菲斯特:哦呀哦呀?年长老人一只手拿着棺材在地上奔跑,在空中舞动,从森林的一端开始巡回岂不妙哉?


莫里亚蒂:所以说那个大跳跃不是我的基本技能!稍稍在脑子里考虑一下燃油费吧!切实的!


。。。等等,要说基本性能的话,恩奇都小姐(先生)不是能用自己的力量做到什么吗?


恩奇都:确实,我具备相应的特化飞翔或奔跑能力的机能。一般来说,只要直接请求森林“协助”就好。但是有些棘手的是,这片土地与我的力量相性不合。


马修:相性吗?


恩奇都:更正确的说法是,与诅咒相近。虽然跟这次的异变本身没关系。嘛,如果这个诅咒的元凶能被从这片土地上排除出去的话,我也能够发挥全力了。


咕哒子:元凶?


达芬奇:真是说曹操曹操到。有熟悉的灵基反应向这边靠近。虽然恩奇都君早就注意到了吧。


恩奇都:。。。是的


马修:啊,那么这个灵基反应会是。。。


恩奇都:master,再离我3步远比较好哦。


咕哒子:我,我做了什么惹你生气的事吗?


恩奇都:完全相反,我并没有讨厌master,所以请安心吧。正因为如此,希望你马上离开我。


(从天上射下大量光箭)


咕哒子:攻击!?


童谣:是光组成的雨!仿佛太阳在哭泣一般!


恩奇都:。。。真是的,我也被当成傻瓜了呢。


(打斗)


马修:真厉害。。从空中来的光弹,恩奇都先生全都打开了。


恩奇都:先不说master在我身旁,即使加上了杀意,也只有这种程度的威力吗?还是说,如果没有其他的众神当做后盾,你就只能到这种程度吗?


莫里亚蒂:什么啊真可怕。突然声音和表情都冷淡下来了,恩奇都小姐(先生),突然间是怎么了?


伊斯塔:真是的,把像你这样的废品变成一堆废屑的事,怎么可能认真的起来?说回来,现在托了咕哒子的福,你的魔力很安定的样子。快给我向那孩子表达谢意。


马修:你,你是。。。


伊斯塔:真是的。。你都带了些什么人来啊,咕哒子。难得在我的加护下这个时代安定了下来,是打算让努力白费吗?


咕哒子:先不说这个,艾蕾呢?


伊斯塔尔:虽然我也有之前干过不少坏事的自觉,但是第一句话是这个不会太过分了吗?


嘛,算了,我现在没有跟咕哒子你们做同伴的空闲。因为我现在,必须把这个损害了这片土地美观的废物人偶打碎回泥土状态让它被河流冲走。难得模仿了沙姆哈特的外形,但是只要内部是你的话就是一个扭曲的噩梦。真是糟透了。


恩奇都:原来如此,你姑且还是打着美的女神的名号,承认了沙姆哈特的美貌。真开心啊那么永别了。


(小恩攻击)


伊斯塔尔:不要突然中断会话并攻击过来啊!明明只是一个泥人偶,却像老奸巨猾的武术家一样突然攻击。。


(伊斯塔攻击)


童谣:真厉害!光束在天空和大地之间碰撞!这就是“天地乖离开辟之星”的物语了吧!


梅菲斯特:哦呀哦呀,这里面的流弹只要中了一发,master的人生就算到此为止了吧。


马修:等,请等一下!请冷静啊伊斯塔尔小姐!在这里的是恩奇都先生!不是以前与我们敌对的金固!


伊斯塔尔:。。。。(迷之脸红)那个,马修。你是不是有点太小看我了?


马修:唉?


伊斯塔尔:这家伙不是金固而是真正的恩奇都这件事,我从最开始就知道了。


马修:既然如此。。。


伊斯塔尔:所以,我才要,仔细的在这里把这家伙给杀掉!


马修:什,什么!


达芬奇:啊,确实如此。马修之前也看过一次这两人的互动吧?即使在被刻在石碑上的神话中,这两人的关系也是最差的。只要一碰见就会变成这样是理所当然的。


伊斯塔尔:魔神柱狩猎的时候因为当时的状况就放过他了,但是在我的庭院里晃来晃去的。。你是来自找死路的吧?所以,我就以我宽广的心来帮你一把。(笑)你就老老实实的在这腐烂干枯叹息着挣扎着消失吧❤️


恩奇都:啊,你这歪门邪道还是一如既往的低俗真是太好了。在master面前我就可以堂堂正正将你排除了。你的时代已经终结。人们已经和新的神明紧密相连。沉迷于支配的你只是个邪神而已。(笑)


伊斯塔尔:不要一副自以为很懂的口气。在那些人中间,并不包含你吧?(笑)虽说你只是个废人,但还是得到了朋友。不过,对背叛了众神(我们)的你来说,神不存在。


恩奇都:我只是单纯的系统。神的加护也好规范也好,对我来说都是无用的东西。


伊斯塔尔:哼。。。你这家伙,莫非还在为“那个孩子”的事情而后悔?


恩奇都:。。。


伊斯塔尔:仔细看的话,和你在一起的英灵们。。。


(闪过莫里亚蒂,童谣,梅菲斯特)


伊斯塔尔:原来如此,这回事啊。我很惊奇。嘴上说着什么自己只是个系统,但果然还是对“那个孩子”的临终抱有留恋啊。


恩奇都:。。。你还是一如既往的不知道顾虑他人啊。对于所有东西都是自己的事深信不疑,真是神的傲慢的具现化。


伊斯塔尔:诶,你那边似乎也终于要认真起来了呢。(笑)


恩奇都:深刻于星的伤痛与荣华,如今由我来讴歌吧。——民的睿智!(edge of Babylon)(怎么都翻不出感觉,直接附上日文原文吧:
星に刻まれし傷と栄華、今こそ歌い上げよう——民の叡智!)


咕哒子:这个时候用新宝具!?


莫里亚蒂:冷静下来。那是她(他)总是会干的事。从地面生出枪啊锁啊之类的武器的能力。


马修:那个能力也是宝具啊。。。


伊斯塔尔:好啊,废物生出的武器终归也是破烂儿。让我给你看看真正的美的产物吧!


(一群外观很像大猩猩的黑红魔像出现)


魔像:——————


咕哒子:这就是。。美的结晶。。。


恩奇都:。。。。


            我还是不做评论吧。我姑且还是有着名为慈悲的系统的。


伊斯塔尔:阿拉阿拉,我可没有对你的慈悲呢。去死吧笨蛋!我会让你好好看到圣地艾比芙山的力量的!就连最高神也说过的!“违抗艾比芙山,是只有傻瓜才会做的事”呢!


马修:这难道不是最开始对伊斯塔尔小姐说的话吗?(吃惊)


 


(战斗)


伊斯塔尔:啊痛痛痛。。。等等!咕哒子!怎么连你们都跟恩奇都一起攻击过来了?


咕哒子:因为是你那边先攻击过来的。。


伊斯塔尔:确实是这样没错,但是对手可是恩奇都,先发制人的攻击难道不是人理的常识吗?


莫里亚蒂:终于到了连神也要把人理搬出来的时代了吗?其他众神的意见我也想听一听呢。要说为什么的话,似乎很有趣的样子。


伊斯塔尔:住手!千万要住手!这样的话可能会有很多事情变得很复杂!


。。。唉,算了。总之我之后似乎是无法再与恩奇都尽力厮杀了。


恩奇都:。。。是啊。我要是给你最后一击的话,总感觉master那边会来阻止我。master,你要信任伊斯塔尔是你的自由,但是我还是建议你警惕这个神的傲慢与反常。虽然嘴上说着是为了人类,但是根本连思考基盘都不对。而且她自己还没注意到这一点。总是错觉自己管理着世界。要知道她可是会把出现在初春街道上变态当成同伴的人。


伊斯塔尔:好,好,真是有胆量呢(笑)等到什么时候在咕哒子不在的地方。。。在某个与迦勒底毫无关联的世界碰见你的话,那个时候我会把你全神全灵都给碎成粉末❤️


恩奇都:真遗憾,除非迦勒底和人理危机都不存在,否则这种奇迹是不会发生的。


梅菲斯特:嘻嘻,这就是所谓的flag吧?我们的存在本来就是奇迹和玩笑的积累对吧? 


恩奇都:……也许是这样


说起来,真的打算结束战斗吗伊斯塔尔?我还是第一次见你收起杀气呢。


伊斯塔尔:吵死了,如果说还继续的话,就是你那边没道理了哦?就算是这样也没关系的话我就继续了?


恩奇都:。。。。不了,我并没这个打算。我为我的无礼之处道歉吧。不是向伊斯塔尔,而是向与你融合的这位人类少女。那位不知身在何处的某个少女,是应该得到敬意的存在。明明和伊斯塔尔有着相同的本质,她却能把你变成通融到这种程度的人,真是有着相当善良灵魂的人类啊。
不,应该说是坚强吧。不过也有不顾周围、鲁莽猛进的性格呢。


伊斯塔尔:呜……老样子的毒舌废品。没事吧?咕哒子?觉得辛苦吗?


咕哒:恩奇都很温柔的。


伊斯塔尔:哼,一如既往的擅长装乖呢……


达芬奇:比起那个,继续那个话题吧?伊什塔尔,我猜你早已经察觉到这次异变的根源了吧?


伊斯塔尔:……对。由我来说明吧。边在森林里前进边说吧,跟好我啊


童谣:和英雄还有女神大人一起冒险哇!有很棒的预感!


莫里亚蒂:……是吗?我怎么有种强烈的会被带到完全犯罪现场的讨厌预感……


梅菲斯特:嘻嘻嘻,俗话说人生就如一团纠葛的绳索。被塞翁的马从山上一脚踢下掉进谷底轰的一声?……会变成什么样真令人兴奋呀御~主~


恩奇都:是啊,无论是山顶还是峡谷,祈祷最终能变成美好的旅程吧。


不是向神……而是向御主所前行的道路本身祈愿。


伊斯塔尔:……。(恩奇都那家伙、其实是想从这群人里找到一些线索吧。


和吉尔伽美什一起时都没找到的、解救那只兽(那孩子)的方法……)


——————————


童谣:真是幽深的森林呢。虽然还是白天,却像要开始夜晚的盛宴似的。


恩奇都:啊啊,这里的寂静阴暗和过去一样。这就是昼夜相系、人类与神明织造出的原初森林之一啊。


伊斯塔尔:亏你能用事不关己的语气呢,把这份紧密的联系搞得乱七八糟的不知道是哪里的二人组呢?


达芬奇:哎呀,过去的争执先到此为止。我们可没有堂堂正正巡视的时间。


伊斯塔尔:……嗯,真是微妙的地方。拉赫姆的气息似乎渐渐消失了。我打算就这样注视着他们缓缓消失。一方面是想避免因莽撞出手而引起的不必要的麻烦,一方面也是因为稍稍有些情感上的理由。


咕哒子:你有过不是“情感上”的时候吗。。。?


伊斯塔尔:那边的,人家正在说正事,能不能不要打岔啊? 


恩奇都:我认为正是因为认真对待你的本质,才会不由自主从口中说出这种话。
你是人类的……不,你明明装作是人类的财富的守护者,却完全听不进别人意见。不对,就算听到了,在大脑里还是会换成女神的那一套理由吧。


伊斯塔尔:闭嘴废品。真是的,要我看的话,金古那边尚且还对我抱有对女神的敬意呢。 


恩奇都:金古……那是在这个特异点里,寄宿在我身体里的灵魂的名字吧。


如果可以的话,能从玛修和御主的口中听到他的故事吗?自称金古的恩奇都的遗体,在这个世界做了什么、说了什么,又留下了什么呢


咕哒:虽然没能见证到最后……


恩奇都:嗯,没关系的,告诉我你知道的部分就好


玛修:我们知道的,真的只是金古的一部分而已。只是作为敌对方而决裂,而他最后的行动……不行,果然要述说推测的话材料实在太过不足。作为那个身体的主人的恩奇都先生,您怎么看呢……


梅菲斯特:嘿嘿,没关系的吧master?反正他人的话语里没有纯粹的故事,世间遍布的英雄传说不都是虚假的吗?你打算如何叙述金古的故事?一切都是骗局,世间没有完全的事物,不是吗?


童谣:过分啦过分啦!梅菲斯特大叔!故事可不全是虚假的!
把某人的故事向他人诉说时,是会产生新的“事实”的。master,恩奇都希望能听到你所见到的金古的“故事”,说给他听吧!


玛修:“故事”……吗? 


莫教授:哼,虽然会看起来很多嘴,但是只有我沉默着,脸色也像某个侦探一样,真是让人心情不好。master,诉说便是。我们这些人,或多或少能理解到恩奇都小姐(先生)在寻求什么了。不用改编润色,把你们所见的金古的存在,如实叙述吧。不过说实话,我对这其中有什么原委也有一些兴趣。可以做以后的参考。


玛修:真的可以吗……


 伊斯塔尔:……我没什么值得专门说出口的事。不过,被问到的时候会补充的。说起来这个废品本来就是缺心眼啊。不管自己的身体被什么人利用,也都完全接受了。


恩奇都:……虽然唯独不想被她称作“缺心眼”,但正如这个粗枝大叶的女神所说,不用在意我。只要能让我听一听你想说的故事就好。


咕哒:那,就说说我们的见闻吧


玛修:是,如果前辈这样说的话,我也……


金古和我们的关系很复杂……


第一次遇见他时,他伪装成恩奇都先生本人,现身在彷徨于这片土地的我们面前。其实是被三女神同盟驱使的敌人,但本质上似乎把提亚马特神当作母亲而崇拜。


恩奇都:……提亚马特吗


玛修:是的,但是,在乌鲁克最终防卫战的时候……


恩奇都:……这样啊。自称金古的我的身体,最终把当作母亲崇敬的女神(兽)……把提亚马特给阻挡住了啊。 


伊修塔尔:那家伙的心到底发生什么变化,我也不懂。如果是你的朋友的话,大概知道的更多吧。


伊斯塔尔:但是作为构成你的身体本质的“锁”与“楔”,的确是拯救乌鲁克的重要因素之一


 


恩奇都:是吗……金古……这个特异点的“我”,直到最后也贯彻着自己的想法生存下去了啊。


 


咕哒:“你说这个特异点的‘我’?”


 


恩奇都:啊,抱歉,我明明不是金古,却说了奇怪的话。我并不是侮辱他的灵魂。也不是说自己是更上位的存在。只是,我是……我的身体是被这样创造的。我的人格的全部都是刻印在肉身上的。就算死后身体被其它的灵魂寄宿,也会作为被神创造的肉体所走过的“道路”而刻印于世。


玛修:“道路”……吗?


 


恩奇都:对,“道路”……或是说“回路”吧


我原本是没有人格的。


是由乌图们所创造的、为了成为“完全的存在”的机体。


用你们的话说,是类似放入软件之前的电脑和平板一样的机械的存在吧。


这具崭新纯白的素体,正是因为旧友和沙姆哈特,还有吉尔把人性刻印其中,才产生了现在的我。


伊斯塔尔:……。


恩奇都:也就是说,现在与你们交谈的这个我,只不过是当时产生的软件而已。


对于世界……对于制造我的众神来说,重要的是让系统运行的硬件。


达芬奇酱:说了些奇妙的话呢。你的意思是,记录在英灵座上的不是你的灵魂,而是你的肉体吗?


恩奇都:是啊,这是最合适的回答吧。


准确来说,座里记录的与其说是我所走过的道路……不如说是名为恩奇都的这一系统登录的形态吧。


因此,我尊敬金古。 


玛修:尊敬……吗?


恩奇都:金古所走过的道路,是与我不同的,确实的作为“人类”的路,是值得赞赏的道路。


金古如母亲与其信徒所愿,作为新人类在这个世界生存下来了吧。而结果是……他不再是神役使的人偶,而是以自己意志为优先的“全新的人”。


和苏美尔的人民一样,从“没有意志的生命”成长为了“具有意志的人类”。而且,他用尽了自己的行动时间,只按照自身生出的意志,向被尊为母亲的女神,发起了反叛。


那是我直到最后也没得到的东西。说不定本应就这样结束,金古却做到了。


可能我应该觉得羡慕,或者,可能应该庆幸自己没有变成那样。


我本应只是系统。作为人类生存下去,是对系统的背叛。


咕哒:恩奇都是好好地有着人格的啊! 


恩奇都:谢谢你,但是,那说不定只是伪装,说不定只是,为了能看起来像人类而进行应答的程序哦?


伊斯塔尔:你又说这种模棱两可的话来蒙混自己。所以我才讨厌你。


你就是个废品。以一种恰到好处的方式坏掉了而已。因为不小心获得了人格什么的。


呵,什~么完全的形态,别让我发笑了,完全的只有我一个就够了!


嘛,不过——


正因为如此,你才会后悔吧。


留下那个孤僻古怪的王孤独一人,自己先一步死去


不对,是为自己的所作所为,玷污了那家伙的孤高而后悔吧?


无论如何,你带着后悔死了。


给我接受你沉溺于人类的感情,挣扎痛苦着走向末路的结局吧。


恩奇都:不惜拜托其他众神也要对我降下诅咒的你说着这种话吗?女神伊斯塔尔。


伊斯塔尔:没错,无论多少次我都会说的,有必要的话我会再对你做同样的事。这点绝不让步。


 


恩奇都:……。


伊斯塔尔:……。


 


玛修:两、两位都请冷静一点!这样下去又会……


恩奇都:……不用担心。看来,似乎并不会那样。


伊斯塔尔:嗯,没错,我已经看到目的地了


达芬奇:这边影像也确认完毕。不过这是……


咕哒:拉芙姆聚集在一起……


达芬奇:没有错,这是……乌鲁克决战的时候,短暂阻止过提亚马特的锁链的碎片。


虽然混杂着我的推测,但大概可以这样说吧:这是过去,曾作为金古的事物的终末。


恩奇都:原来如此,所以我的气息感知无法察觉。因为这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啊。 


这周边,被和我的肉体同样的魔力覆盖了。似乎拉芙姆们的气息也被那个覆盖遮掩了。


 伊斯塔尔:嗯,那个锁上,可以看到稍微有房屋大小的肉片缠绕在上面。那是提亚马特的身体的一部分。那个锁似乎还在尽力抑制着它呢。虽然作为抵抗的形式,产生出了拉芙姆们......这大概是修正了时代所产生的后果吧。现在是锁那一边的力量更强。


马上肉片消灭之后,完成了任务的锁。。。金谷的身体残渣也会完全消减。


跟废品不同,我对金谷并没有强烈的恨意。想着至少直到最后,注视着他的消亡也好。


咕哒子:不能放任不管。


伊斯塔尔:是是,真的是老好人呢,你们。但是你们知道吗?要是处理不好刺激到它了,肉片会用最后的力量暴走。这样的话可没有生命保证哦。


恩奇都:没事的。我会守护master的。


童谣:还有我们呢!


梅菲斯特:哦呀?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似乎可以弑神的人数了?怎样啊年长老头?当然我的情绪可已经是“准备万全心激扬、愉快痛快弑神忙”了。啊!哈!(这里梅菲斯特的原文是对仗的,很不好翻译,我就翻译成这样了,请大家不要嫌弃)


莫里亚蒂:啊啊真是够了!所以我才会有不好的预感!嘛虽然还是会干的!既然已经到这里来了!


.......消灭女神的残渣什么的,作为报应的话,对我和梅菲君来说还真是再适合不过的污秽工作。


恩奇都:.......大家,谢谢。


那么,金古。我是真的尊敬你。你即使变成那样,也依然贯彻信念做事。


之后的事,请让我全部承担吧。


不.....请你原谅我,由我来继承。


马修:拉芙姆们似乎发现了我们!请小心,前辈!


达芬奇:似乎提亚马特的肉片也注意到你们了。小心不要被卷过去了哦。


 


(战斗)


玛修:提亚马特和拉赫姆们的反应消失了!


 


拉赫姆:……。……!……。


                                              …………!!


恩奇都:……直到最后都守护着母亲的身体,你们的行动是值得尊敬的。


但是,我却为了自己的目的而践踏了这份行动


你们应该诅咒的不是人类,也不是御主。


只要憎恨什么都成为不了,却来阻碍你们的我就够了。


 


拉赫姆:……


0: 0: f ffs smizai t5


……30:m40:0;f6i5を30:m4·


…6j5f……pte0……4o/ue


(我们要和母亲一同回归尘土,我们怜悯你,不会怨恨你和世界)


 


恩奇都:……。


谢谢,感谢你们。


 


达芬奇酱:怎么了,恩奇都君?为什么在金古的锁链碎片前站着?


 


恩奇都:想要……向他道谢。


……谢谢你,金古。


你的确是人类,也是英雄。


……我要向将人与大地和天空紧系的高尚灵魂致以谢意。


 


咕哒:锁链的碎片被恩奇都吸收了!?


 


达芬奇酱:安心吧,毕竟原本是同样的身体,能吸收也不奇怪。


 


恩奇都:啊……仿佛缺失的零件回来了的感觉。


我的灵基和锁链同调,将其吸收了。


同时,金古的一部分灵基也流入了。


或许,我自身的灵基可能何时也会表现出金古的侧面吧。


虽然有时眼睛可能会变成蓝色,不过这也是寄宿于名为恩奇都的身体里的系统之一呢。


……而且……金古的心也有一些流入进来了。


他走过了怎样的道路,结局又发生了怎样的事情……


……。


吉尔真的,成为了这个时代的贤明的王呢。


感觉有些安心了。


 


莫里亚蒂:嗯……。是错觉吗,确实能感觉到你的灵基的性质发生了变化啊。


 


恩奇都:我的系统与世界的联系大概稍稍改变了。


我的气息感知的力量,并不是让精神更敏锐。


而是一个与世界合为一体,并推知出违和感的系统。


继承了金古留下的“遗产”和物语之后,我能更加深入的和与这个迦勒底相连的世界一体化。现在的我,可以将存在本身融入世界之中,可能可以在一瞬间躲开敌人的攻击呢。


咕哒:耐久力真是无可挑剔! 


恩奇都:不过实际上能否使用,也要看灵基与迦勒底和master之间调和到什么地步了哦。


不管怎么说,这样的话这个时代的扭曲就被修正了。


我们回迦勒底吧,master。


伊斯塔尔:诶?


你,和那家伙......不和吉尔伽美什见面吗?


恩奇都:......


伊斯塔尔:那个笨蛋,不管是从冥界还是从王座,甚至是在乌鲁克的宝物库中都会一下子飞奔过来哦?


以前,只要你想见面,他就会马上出现在你面前。


恩奇都:啊啊,如果能见面的话,会很高兴的。


但是,这个时代的是与我别离后的吉尔......


也就是说,是作为“王”的存在。


马修:我不认为吉尔伽美什先生会只因为这个就改变对待恩奇都先生的方式......


恩奇都:吉尔是不会这样吧。但是,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们可不是这样。


肯定,大家都很害怕吧。担心我会不会从冥界回来,把吉尔的灵魂带去冒险的旅途之中。


不,我可能确实,是会把他带走的。


咕哒子:你打算带他走吗?


恩奇都:谁知道呢。虽然再一次一起巡游森林或山川似乎会很愉快的样子.....


......是呢,我的系统可能也会做出,和他在一起是最适合的这一判断。


梅菲斯特:绑架吗?作为冒险者的话自不用说,可是你说的像把作为王的他用尽全力绑架过来似乎易如反掌的样子!


恩奇都:......不,如果是那样的命运的话,不管我和吉尔怎么想,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旅行早就开始了。只是这回事。


童谣:简直就像是哪处的谜语一样呢。不过,肯定能成为很美好的旅程!


恩奇都:确实是这样呢。和吉尔一起的旅行,我从不觉得无聊。


这个星球的全部都是他的庭院。但是,吉尔可不是只在庭院里散步就能满足的那种值得赞扬的类型。走遍这颗星球后,可能何时还会向宇宙的尽头前进呢。


咕哒子:你想一起去吗?宇宙旅行


恩奇都:......谁知道呢。我是和星球一起共存的系统。


但是,如果有能和吉尔一起走过繁星的人类的话,我可能有一些想要托付的愿望。


希望我曾经和吉尔一起走过的旅途的碎片,即使一点也好,能够照亮他们所向的天空的尽头。


伊斯塔尔:你这家伙,真的一点也不坦率。我从以前就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


恩奇都:我自己也觉得很难被他人所理解。


但是,这就是作为“我”的存在(系统)。


这一点,我想先向master传达清楚。


所以,请master将我只当做单纯的道具。请求你就按照自身所想的那样,使用我来击溃敌人吧。


马修:请不要说这么令人悲伤的话。前辈是不会将从者当做道具什么的来看待的。


恩奇都:我还是不建议这样做。master理应考虑万一有什么的时候,将我毁掉,自己留存下来的道路。


咕哒子:人类和道具,难道不是可以并存的吗?


恩奇都:......master你,真的是个老好人呢。虽然是和吉尔完全不同的方向,但也是十分独特的个体。


不,说反了。按照人类的基准来,那才是你。


即使如此,能成为这样一个人类的从者,对我来说也是十分宝贵的事情。


虽然独一无二的朋友的位置已经被填上了,但是能作为道具被信赖的话,我会尽最大的努力来回应你的。


正因如此,希望你能尽力毫不怜惜的使用我。这正是我来到迦勒底的意义。


马修:恩奇都先生......


莫里亚蒂:哎呀哎呀,从刚才开始我就在听着了,你真是愚笨耿直到让人震惊的程度,恩奇都小姐(先生)。


马修:教授?


莫里亚蒂:啊啊,恩奇都小姐(先生)真可谓天生的无垢的人偶。在我这样的恶党看来,可是绝好的羔羊。


恩奇都:我很好奇呢。虽然,在权谋心术上我确实远远不及教授。


莫里亚蒂:这种理所当然的话题,不要摆出一副得意脸啊。是因为从刚才开始的,你对于金古和这个世界的态度的话语。(怎么感觉教授一副哄女儿的感觉。。) 


恩奇都:对金古......还有这个世界的?


莫里亚蒂:金古可是以你的姿态乱来了一气。乌鲁克的民众要是看到你了,首先毫无疑问会认为“敌人又一次出现了”。


达芬奇:确实,因为引起混乱了。


恩奇都:啊啊,可能是这样。正因如此,我......


莫里亚蒂:但是,对于金古和其他的什么,你一点点责备的意思都没有。


明明因为金谷,你的存在被扭曲了,你却带着赞赏,把它全部纳入了自己的灵基!


不只是灵魂,从那个金古君和其他的什么中生出来的悲剧和憎恶,你也打算全部背负了吧?


恩奇都:......


莫里亚蒂:我再说一次。你真的很愚蠢,泥人偶君。


不是善人也不是恶人,只是,只是太过愚笨耿直的——“物语”(英雄)。


恩奇都:......!


童谣:你会对我们在意的理由,我似乎明白了。


恩奇都,你感到与我们很相像。


梅菲斯特:哦呀哦呀,莫非你没注意到?


和作为恶魔出生的在下,作为物语出生的童谣小姑娘,以及作为稀世的恶棍被刻印在世界之座上的年长老头一起过来这里的话,明白过来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虽然本来,我能感觉到年长老头的意图和我们稍微有些不同。不是吗年长老头?


莫里亚蒂:嗯,首先别再叫我“年长老头”了。然后,对我的那些可有可无的审议也先放到一边把。


恩奇都:......


莫里亚蒂:我们都是,因他人的期望而作为“必须如此”的角色,而被世界灼烧毁灭的存在。


你的话,就是被众神赋予了职责,“必须如此”而被投向大地,最后却背叛了那个存在方式。


恩奇都:......我不否定。我,背叛了我出生的理由,背叛了我存在的目的。


和金古不同。不是得到了灵魂,只是,放弃了自己的存在方式。


莫里亚蒂:但是。深切的想要认识我们这样的存在,是为了你自身的救赎。这是我最初的推测。


但是,这个算式,在这个短暂的旅途中被修正了。


你不是为了你自己,而是为了相似的某个谁,想要为他寻求拯救,才想从我们这里得到答案的。不是吗?


恩奇都:......!(震惊)


莫里亚蒂:kuku,恩奇都小姐(先生)意外的表情丰富呢。


正因如此,我才说你愚笨耿直。


不管是作为人偶还是作为道具,不管是作为人类还是作为英灵。


嘛,我虽然觉得愚笨耿直的人很无聊,但并不讨厌哟。


不管怎么说,拿着教鞭可是我的本职呢。


怀抱着毫无用处的正义感变得像华生一样会很麻烦,而且尝试着让你像蜘蛛小姐一样被恶污染似乎也很有趣。(教授你......)


恩奇都:......


被善恶的任一边沾染的我吗......


真有意思啊。那个可能性真的会有吗?


达芬奇:我也不是没有兴趣。不过转移的准备已经做好了哦。


恩奇都君要考虑将来的事的话,总之先往后推一推吧?


马修:伊斯塔尔小姐,真的非常感谢。


伊斯塔尔:不用在意。我们的关系放在那嘛。但是,不要第二次带这个废品到这个时代来了哦?


恩奇都:我觉得是你会先从这个时代消失呢。如果能做到的话,最好是从人类史上消失。


伊斯塔尔:真遗憾啊。未来永远,只要人类还延续在这世间,就算是硬来我也要作为守护神把我的残渣延续给你看呢。


恩奇都:......(笑)


伊斯塔尔:......(笑)


马修:这,这两个人的笑容好可怕,转移开始!那么,前辈,准备好了吗?


咕哒子:完全准备好了哦。


 


(转移,留下伊斯塔尔一个人在森林)


伊斯塔尔:......


走了,吗?


最后也没来见上一面呢,那个偏执固执的王。


......那家伙,明明绝对察觉到了恩奇都来的事......


真的很麻烦啊,这两个家伙!


从以前开始就总是干着让人完全不明白的事!


......啊啊,光是想起来就觉得生气!


作为赔偿,现在就从乌鲁克的宝物库里回收一些财物和宝石吧!


 


(回到迦勒底)


马修:辛苦了,前辈!大家都没事吗?


莫里亚蒂:啊啊,被迫走了这么长的距离,总觉得急剧衰老了。


恩奇都:......


马修:怎么了吗?恩奇都先生


恩奇都:啊,没事,这是一个能做很多参考的旅程。


虽说如此,让系统消化过来似乎还是有些难呢。


金固走过的人生,被编入像我这样的灵基的一部分,是否真的好呢......


或者,我是说,是不是金固那一边才应该作为英灵,成为掌管我的肉体的主要人格呢?        (..........崽啊)


马修:恩奇都先生......


梅菲斯特:呀嘞呀嘞。你在艰难的思考着什么呢?


马修:梅菲斯特先生?


梅菲斯特:让我来说一句吧?


你和金固之间,可是什么差距都没有哦?


恩奇都:......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梅菲斯特:由神创造,由人织就,归还于土。


因为这是借由人类而在世上留名的人们的义务?


如果要说金固是人类的话,由同样的土中出生的你就不能被称为人,这不是毫无道理的吗?


达芬奇:确实。这也可以作为一个理由。


因为金固的灵魂,也是由名为提亚马特的女神创造出来,在特异点里与各种各样的人类相遇了。


组装起来的话系统虽然不同,但存在方式原本就十分相似。


嘛,不过我没想到梅菲斯特君会说出那种话呢。


梅菲斯特:哦呀哦呀,你可真是严格啊。


童谣:我也觉得没必要在意呢。


大多数物语,确实是带着什么愿景被创造出来的。


但是,通过讲述人和阅读人们,物语的颜色是会无限变化的!


所以呀,打起精神来吧,古老的古老的物语的英雄先生。


某一天,一定会出现将你的物语以十分美好的形式诵读出来的人的!


我也是像这样,一次又一次地编织物语,和master以及其他很美好的读者们相遇了!


恩奇都:......


是吗,可能是这样吧。(笑)


托你们的福,我感到自己又能前进一步了。


重要的不是被创造出来的理由。


而是通过和人们的相遇,怎样的生存,怎样的编织吗...?


很久以前,在比我和吉尔以及沙姆哈特,森林里的动物们相识都还要久的之前......曾有过别的相遇。


但是,我却什么都没能编织出来。


由神制造的东西,最后只还给了泥土。


再一次......如果能再一次和那个灵魂相遇的话,


现在的话,我或许能编织出她的物语。


能够从作为“必须如此”而出生的你们口中听到这些话,真是太好了。


我衷心祈愿着,这份记忆能够被带回英灵座。


谢谢你,梅菲斯特。还有童谣,年长老头。(哈哈哈小恩你果然切开黑)


莫里亚蒂:最后不要带上那个词啊!?


刚刚明明完全是可以作为一段佳话就那样结束的节奏!


你,意外的是那种会乘着兴致做过火事的类型啊!?


比如沙滩比赛节的那个时候!(应该是指去年伊斯塔杯的事情)


恩奇都:啊,迦勒底的气氛可能会变成那样呢。


不,大概是master的影响吧。


谢谢你们,master,马修。


我起誓,从今往后,我也会成为守护你们的盾和矛。


咕哒子:要是你能与之相称,内心也变成这样就好了。(小恩刚刚开玩笑的锅hhh)


恩奇都:我保证哦。你是值得守护的御主。


达芬奇:总之,大家辛苦了。食堂里负责厨师已经做了夏季蔬菜的南国风味咖喱,你们可以去吃了。


马修:南国风味吗...那真是让人期待!我们走吧,前辈!


梅菲斯特:哦呀哦呀,咖喱吗?我的计时炸弹的形状也姑且算是南国风格,干脆一起混进去吧!


童谣:一定是卫宫大叔的咖喱!也有甜口的!快点去吧!


莫里亚蒂:真是的,干了这么多腰也有点痛了,但是似乎最开始扑克的输牌可以好好蒙混过去了。


......。(幕布突然变黑)


(但是,能知道恩奇都小姐(先生)的本质也实在是侥幸。从今往后,似乎能让我获得不少乐趣呢,kukuku......)


(可不能忘记啊。我是作为“最高的恶德”而被刻印在世界上的楔子呢...?)


(怎样生存,怎样编织吗。这是物语的本质。


但是,不违背出生的理由也是我的自由。)


(虽然不知道恩奇都小姐(先生)想拯救谁——但是,是可以预想到的。)


(那个存在是否真的在寻求拯救......)


(愚蠢而又耿直的你,真的能判别这件事吗?kuku)


 


 (管制室)


恩奇都:(......)


(不是朋友,也不是使用者和道具。而是魔术师和从者...吗?


原来如此,要想和master关系良好,这可能是最适合的状态)


(......)


(如果是那个master的话......是否能找到呢)


(不.......总有一天,我一定要找到给你看)


(......芬巴巴)(表情悲痛)


(找到能把被囚禁于众神的森林的,你的灵魂解救出来的道标......)


 


 


——————————


(译者的话)


利用工作的空隙千方百计的挤时间出来赶,终于翻译完了。。。。。。


首先真的要感谢成田爸爸,完完全全能感受到爸爸对小恩的爱。不仅费尽心思解释了小恩的瞳色问题和闪避问题,还为他安排了这么多同伴,来开导他引导他,虽然教授的意图成谜,但是真的感谢他们陪伴在小恩身边。而且算算时间的话,写这个幕间的时候爸爸应该还在住院?即使这样也应邀写了小恩的幕间,真的非常的感动了。成田爸爸简直恩厨之光!以及这个标题后面标的1,和结局留下尚未解决的芬巴巴问题,似乎都在暗示还会有小恩幕间2甚至3,说不准下一次就是宝具本了呢!(梦里啥都有)真的是真爱啊...小恩的幕间都快要扩成一个小型特异点的长度了23333。希望能上推特的大家没事都去给成田爸爸点个赞,顺便留个言(英语也行),毕竟来自读者的赞扬是对一个作者最大的动力~说不准成田爸一开心就真的一年三本了。(当然还是要注意身体)


还有小恩真的是个傻孩子啊。。。他实在是太好了。也太傻了。翻到后面关于金谷的对话的时候真的是内心起伏波动,心情复杂。甚至有想哭的冲动。。。


我个人其实很喜欢小恩和伊斯塔尔吵架的部分23333。不得不说成田爸爸的语言功力实在深厚,对矛盾冲突的集中爆发也是很有掌控,这俩人对吵的精彩程度可以说是fgo罕见的吧。以及在吵的过程中伊斯塔尔对小恩的态度微妙的转变了,后面还自然的流露出了对小恩的关心,而且一点也不显得突兀 ,不得不说成田爸爸真的处理得非常好。后面关于那个”王“的谈话,也让人心酸。。。闪闪,其实是想过来的吧,但是又不能过来。。


总之,我吹爆成田爸爸,成田爸爸真的辛苦了!


 

阿棉6w6:

看完第十一滑心裡的確有點屈悶的…
不过现在再想想完結前一話来点虐才有更多的抑扬顿挫,令整个故事更完整
所以对第十二滑还是很正面期待的u
也相信久保親媽真的很愛这个故事和人物,不会让yoi BE的
也許之前糖吃多了,现在来虐更带感丫((
私心畫了談話虐維恰,勇利親媽粉不忍心再虐儿子了;w;
期待十二滑的真情对話!

吉子咕啾啾-零下69°C:

英智。

因为英智和一目连CV都是光光我就妄想着玩声优梗了,加了点私设。

好看

大维:


在那遥远的星空下

 

在这个世界上,有两样东西值得我们仰望终生: 一是我们头顶上璀璨的星空;二是人们心中高尚的道德法则。-----康德


躺在还有太阳余温的路上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星空

银河慢慢流淌着

缓慢而真实

而星星就像是回忆

你以为你已忘记

却冷不防在夜深人静的时候

出现在你的天空

那么远那么闪亮

Leonard 对Penny说

“粒子从宇宙诞生之初就存在世上

是它们造就了我们

我常想那些原子

用140亿年穿越时间和空间

来创造我们

好让我们能相遇

完整对方”

在浩瀚星空下

我仿佛能看时光流动的痕迹

耗时数亿光年

展示着它们微弱的光亮

就像我们渺小的生命

之于这偌大的宇宙

有限VS永恒

我们终其一生

都在找寻自己生命的意义

那些所谓的悲欢离合

所谓的爱恨情仇

都让我们不断脱胎换骨

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

 

图:大维   文:小V

拍摄地:新疆塔什库尔干帕米尔高原

拍摄时间:2016年10月

大维微信公众号:david-xiaowenwei

 

【T.F.S组/全员CP】T.F.S!的各种日常和小事(只是脑洞)

冰室辰也:

发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写的脑洞

id=48348003

木吉时不时给恐女症的笠松前辈挡住桃井

TFS组 全员/赤黛/黄笠/紫冰  副绿高/木花


黛笠松冰室高尾木吉在一起训练,黛和笠松虽然是三年级前辈,但黛很没架子(被赤司指使惯了不在意了)笠松就是队长一样管着大家

平时大家关系很好,但一谈到自己家老公问题,总会吵起来,都觉得自己家老公最牛逼

有一次实在吵得太厉害,攻君们只好出面比赛了一场……


黛休息的时候不是在看小说就是在发邮件,但是高尾总骚扰的给绿间发邮件(还打电话),所以黛存在感低了。后来被人疑问难道是在给人发邮件吗,才肯定。还竟然是赤司。黛吐槽说赤司一天要给他发一百封邮件,众人都惊呆了。


黛在外面等车也会看小说,高尾木吉是在东京有自己家。

紫原和火神也争不到冰室,因为奇迹也都在合宿训练,不过火神的家空着没人,所以冰室去住了。

笠松说住旅馆费用高,想住谁的家里,还问日向。

黄濑就哭着说前辈怎么不考虑我。笠松说笨蛋,你又不回家,我难道要和你父母跟姐姐住一起吗?黄濑就妥协了。最后还是可怜兮兮的,变成笠松结束训练后去黄濑训练那边和黄濑见面,亲一下抱一下再回去(不过黄濑也就只训练一个星期)就和黛都住火神家里。


赤司之后再怎么对火神不爽,也要为黛的借住问题谢谢火神。

火神家里就有了黛,笠松,冰室。


一行人还会在自动售卖机那边坐着吃关东煮。

吃完后高尾(本地人+情报家)说知道一家好吃的摊贩,带大家去了。

然后又说要不要把老公也叫来,于是发了邮件。

几个受坐下吃了没多久(冰室巨多没吃过的东西,各种惊奇,全部点了一遍打算尝,笠松说喂你吃不完吧,冰室笑着说我有特殊处理方法)于是果然尝了几个后,紫原来了,冰室笑着说给你点的全推了过去。还被说了谢谢。笠松心里想超狡猾啊。


赤黛两人吃得很少,大部分时间都在说话。

绿高一如既往闹腾,木吉也叫来了花宫,可是花宫来了一看到这么多人(晚上被叫出来吃东西,还以为是以吃东西为借口跟自己见面,谁知道真的是吃东西,还那么多人吃),傲娇的就走了。木吉就追去了。(木吉慌张解释说是真的想见你)

以下为TFSp站上的相关图链接,喜欢的话请给太太们打分收藏吧~

id=47471418

id=47660601

id=47849082

id=48348003

id=49362534

id=51993886

id=55754562